按西方發達國家的產業經濟發展規律,如果一個產業經過多年發展,仍未出現引導產業良性競爭和發展的龍頭企業,說明該產業產業結構規劃存在不合理,或者下層產業間的關聯性不合理。這正是保險中介目前面臨的尷尬。借鑒互聯網金融的特點,將保險專業中介打造成“平臺整合模式”,將是一個重要的突破方向。

中介與保險發展不匹配

目前,我國保險中介行業處于產出規模和市場需求緩慢增長的產業形成期,截至2012年,保險專業中介機構完成保費收入1007.7億元,占全國總保費收入的6.5%。全國保險專業中介總資產230.49億元,占保險總資產的0.3%。

對比較發達、成熟的保險市場,從歷史、文化、經濟較為接近的我國臺灣和香港地區來看,臺灣的專業保險中介機構完成了壽險保費收入的66%(2009年數據),香港的專業保險中介機構完成了所有保費收入的30%(2009年數據)。可見,我國的專業保險中介機構在整個保險行業中的地位、實力與較成熟、發達的保險市場還相差甚遠。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保險中介市場的發展歷程主要包括以下幾個階段:

第一階段:保險中介的雛形階段(1979年-1991年)。這一階段主要以中國人民保險公司的兼業代理人為主。

第二階段:保險中介主體的多元化、全面化階段(1992年-2001年)。1992年美國友邦保險進入中國市場,并引入“專業代理人營銷制度”。同年,由人民銀行第一次頒發《保險代理人管理辦法》。1993年,首家保險專業代理公司——四川省保險代理公司成立。同年,首家保險經紀機構——河南省保險經紀事務所成立。這些事件都標志著我國保險中介市場的主體逐步多元化、全面化,即包括兼業代理人、兼業代理機構,又包括專業代理人、專業中介機構。

第三階段:保險專業中介機構快速發展(2002年至今)。2001年,中國保監會頒布了《保險代理機構管理規定》《保險經紀公司管理規定》《保險公估機構管理規定》。保險中介市場開始進入專業中介機構的快速發展階段。截至2012年底,全國共有保險專業中介機構2532家。

經歷上述三個階段,保險中介市場從單一到多元,從微弱到增強,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但縱觀保險中介市場的現狀,雖經歷監管部門的多次大力整頓,但市場中的違規經營、銷售誤導仍層出不窮。專業中介機構的整體盈利、生存能力差,資本實力弱。基本上還未出現行業的龍頭企業,來引導整個行業的良性競爭和發展。按西方發達國家的產業經濟發展規律,如果產業經過多年發展,仍未出現少數引導產業良性競爭和發展的龍頭企業,說明該產業的產業結構規劃存在不合理,或者是下層產業間的關聯性不合理。微觀來看,就是產業盈利能力弱及產業價值鏈的定位不清晰。

通過對保險行業及保險中介的產業生命周期的判定,整個保險行業屬于“產業發展期”,而保險中介屬于“產業形成期”。保險中介的發展是滯后于整個保險行業發展的。從產業的關聯性(即社會化分工)上分析,保險中介及整個保險行業是相互促進、同步協調、不可或缺的。保險中介的滯后發展,會對整個保險行業的發展造成負效應影響。

應扶持專業中介子產業發展

從整個保險產業的產業結構角度,分析、規劃、調整保險的產業結構,使之更趨向合理化,進而促進整個保險產業的更快速發展。

如果將整個保險產業劃分為“保險企業主導的保險子產業(目前在保險行業中占絕對主導,也可以視同上文論述的整個保險行業)”和“保險專業中介機構主導的保險子產業”兩個子產業進行分析。也就是說將保險產業的結構分析,明確在“保險企業主導的子產業”和“保險專業中介機構主導的子產業”上。

首先,從產業結構的規劃上,應將“保險專業中介機構主導的子產業”與“保險企業主導的子產業”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因為,兩者是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其次,從產業政策的制定上,由于保險中介已經遠遠滯后于整個保險行業的發展,因此,在政策制定上要加快對“保險專業中介機構主導的子產業”的扶持,使之與“保險企業主導的子產業”在產業生命周期中相匹配,進而發揮最大的協同效應。

目前保險行業的專業分工尚處于較初級階段,主要集中在“產銷分離”,也就是產品研發和產品銷售的分離上。自保險專業中介機構在中國設立,開始“產銷分離”的專業分工,至今已有十幾年。從目前保險專業中介機構的微乎其微的業務量及在整個保險業的業務量占比可以看出,“產銷分離”的深度還遠遠不夠。許多保險公司,無論規模大小,都還在保留、運作“大而全”的經營模式,就是說保留、運作從“產品需求分析、產品研發至保險銷售、客戶服務”的保險產業價值鏈中的所有價值點。除了少數設立時間較早的保險企業,例如中國人保、中國人壽、平安、太平洋、泰康、新華、太平等,由于開設時競爭較少,起點高,發展、調整的時間充裕,在保險產業鏈的各個價值點上運作較為均衡,這些保險企業既有較強的產品研發能力,又有較強的銷售能力、風險控制能力,以及資金投資能力,各方面都發展相對均衡。根據2013年的保險業經營數據計算,排名前六的老保險企業國壽股份、太保壽險、平安壽險、新華人壽、泰康人壽、太平人壽占到整個壽險總保費的73%。其余新進入市場的保險企業大多面臨開拓市場難、產品研發同質化、投資管理缺乏競爭力的共性難題。

因此,需要從政策層面指引要求更多的保險企業逐步進行“產銷分離”,專心、集中精力做好產品研發工作,提高產品的競爭力,而把銷售職能交由保險專業中介機構來完成。這幾年一些保險企業也紛紛成立自己專屬的銷售公司,這是很好的舉動,但是這種內部剝離的“產銷分離”是有局限性的。專屬銷售公司更多的是銷售自己所屬公司的產品。打個比方,好比把自己的錢從左口袋放入右口袋中,從產業價值鏈的資源配置來講是沒什么變化的,因為它還存在于一個企業的內部,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和“非獨立性”。同時,作為專屬的銷售公司,在銷售產品的廣度和銷售技能上可能要比保險專業中介機構差。

構建更加多樣化的專業分工

在加速現有保險企業“產銷分離”的同時,還要構建更加多樣化的保險專業化分工。

保險產業價值鏈中的保險需求分析可以交由專業的數據公司來完成。現在網絡中點擊率最高的詞匯之一“大數據時代”,對保險業的影響是非常大的,而且是深遠的。大數據的本質之一是“解決預測問題”,而保險業經營的核心也是基于預測。大數據對保險產品的合理定價,以及準確分析客戶需求都是至關重要的。保監會副主席王祖繼在“21世紀亞洲金融年會”中所做的“大數據時代的保險創新”專題報告,以及“中國保險信息技術管理有限公司”的成立,都是保險行業應對大數據時代的積極信號。

保險產業價值鏈中的保險產品研發可以交由有實力的保險專業經紀公司完成。因為,作為保險經紀公司,需要直接面對客戶,為客戶制定風險管理方案,因此也最了解客戶的保險需求。監管部門已經下發《中國保監會關于進一步發揮保險經紀公司促進保險創新作用的意見》文件進行方向指引和明確。如果能繼續出臺具體的操作辦法進行指導,并對有實力的保險經紀公司進行扶持,效果會更加明顯。

鼓勵成立獨立的保險資產管理公司,將保險產業價值鏈中的“保險資金投資”從母公司中獨立出來,讓市場根據投資績效進行合理配置。目前的保險資金投資運作基本上由已經成立的15家保險資產管理公司來運作,包括人保、人壽、平安、中再、太保、新華、泰康、華泰和太平等保險資產管理公司。這些保險資產管理公司基本上隸屬于母公司或由母公司控股。單就保險資金運用應采取何種專業化組織模式問題,在西方國家并沒有非常明確的限制或要求。但從法人治理結構的獨立性和資金投資績效的市場自由配置角度考慮,成立獨立的保險資產管理公司,對于提升整個保險市場資金的投資效益,保障投保人的最大利益更為有利。

保險產業價值鏈中的客戶服務可以交由保險專業中介機構來完成。在保險產業鏈中,保險專業中介機構是直接面對客戶,為客戶服務的企業。對客戶的需求更為了解,為客戶服務會更為便利、周到。客戶服務的分離可以由現有的核損、定損等公估業務范疇,延伸至對客戶的電話回訪、保單送達、客戶體檢等功能。

保險中介如何突破產業鏈中的弱勢地位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威廉希尔博彩 莱阳市| 泸溪县| 绥德县| 察哈| 武胜县| 怀集县| 尉犁县| 疏勒县| 隆安县| 安新县| 铁岭县| 茂名市| 米易县| 定兴县| 皮山县| 方城县| 增城市| 贺州市| 黄浦区| 瓦房店市| 南靖县| 邵阳市| 云阳县| 林甸县| 积石山| 临洮县| 榆树市| 天全县| 西丰县| 九江县| 舒城县| 仁寿县| 平邑县| 浮山县| 兴安盟| 南投市| 沧源| 潢川县| 靖边县| 容城县| 巴中市| 万州区| 宁夏| 定日县| 志丹县| 兴宁市| 四会市| 临朐县| 洛阳市| 淳安县| 普陀区| 类乌齐县| 金塔县| 贵溪市| 收藏| 乌拉特中旗| 隆昌县| 那曲县| 临沂市| 太白县| 咸丰县| 元谋县| 重庆市| 桂东县| 宜章县| 桐柏县| 宜兴市| 临颍县| 广灵县| 化隆| 垣曲县| 福州市| 延安市| 金华市| 石景山区| 黎城县| 宿迁市| 台前县| 杭锦旗| 黄陵县| 华容县| 襄樊市| 宜城市| 常熟市| 攀枝花市| 托克逊县| 扎赉特旗| 安吉县| 绥江县| 衢州市| 凤阳县| 林芝县| 绥化市| 郧西县| 桦南县| 都匀市| 枝江市| 鲜城| 泗洪县| 蕉岭县| 东方市| 互助| 大竹县| 禹城市| 阿拉善右旗| 宜丰县| 南京市| 射阳县| 朝阳区| 惠来县| 沁水县| 安丘市| 通辽市| 岑溪市| 马尔康县| 木里| 庄河市| 南投县| 海伦市| 东阿县| 长子县| 陆河县| 房山区| 吉安市| 永泰县| 蕲春县| 苏尼特左旗| 织金县| 万全县| 广西| 连城县| 喀什市| 常宁市| 饶阳县| 承德县| 泉州市| 屯昌县|